第0032章 敬业但不够专业(1 / 1)

苏婉玥 陈六合 0 字 10个月前

凶什么凶,我不是胸大无脑,我只是没你们那么奸诈而已。秦若涵不服气的瞪了瞪美眸:还有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去哪就去哪,我爱敲门就敲门,不爱敲门就不敲。秦若涵只能用这种方式在陈六合面前扳回一城。你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就地正法?陈六合一脸玩味的问道。秦若涵本还想顶嘴,但一看到陈六合那不像是开玩笑的邪笑,她识趣的闭上了嘴,轻哼了一声:好女不跟恶汉斗。秦若涵坐在真皮沙发上,一双踩着高跟鞋的黑丝美腿轻轻叠在一起,修身职业窄裙内是一片漆黑的盲区,即便陈六合转换了几个角度,依然无法窥探裙内风光,难免有点遗憾。整了整神色,秦若涵问道:刚刚你拒绝了张永福,以他的狠毒,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了?陈六合无所谓的说道:那他还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要留下来让我请他吃午饭?陈六合知道今天要是不把谈话内容告诉秦若涵,这娘们是不会安心的。顿了顿,,他说道:我拒绝的理由让他没办法翻脸。你是怎么说的?秦若涵赶紧问道。陈六合古怪一笑,看着秦若涵说道:我说我想一个人独吞你的财产,要财色双收。闻言,秦若涵的俏脸顿时又羞红了起来,恼怒的瞪着陈六合,啐了一口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陈六合耸耸肩没有说话,沉凝了一下,秦若涵用一种异常柔软的语调说道:陈六合,你真的不能不管我,我现在只有你能依靠了陈六合嗤笑道:我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所以别在我面前打感情牌,你要真有诚心,倒不如把衣服脱干净了跟我去床上谈一谈,来得更实在。见苦情戏失利,秦若涵把头一扬:你也就是个光说不练的假把式,真脱干净了在床上等你,你不一定敢上我的床!试试?陈六合气乐了。别试试了,我现在就坐在这里,有本事你自己来脱。秦若涵挑衅道。陈六合哪里受得了这种鄙夷?当即冷笑一声,站起身就绕出办公桌,向秦若涵大步走去,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委实具备提枪上阵的杀气。看到陈六合越来越近,秦若涵心中打鼓,这家伙看样子是要来真的了,还不等陈六合靠近她三米之内,她连忙跳了起来,转身就向办公室外跑去。老娘可不是个随便的人,更不喜欢白日喧淫,你自己慢慢玩蛋去吧。秦若涵一把拉开办公室门,站在廊道上得意的说道。陈六合也没去追,就站在那里嗤笑道:别太嚣张,不然你总有一天会被我白日。戚,到底谁被谁日还说不一定呢。秦若涵嚣张的转身离开,还放出两声得意的娇笑,两瓣浑圆的丰臀一扭一扭,风光无限。看着秦若涵的背影,陈六合也是失笑了一阵,这娘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现在都学会挑逗自己了,还真是个不怕玩火自焚的娘们。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夜幕降临,跟黄百万一起在路边摊对付了一下晚饭后,陈六合照常溜达了一圈,调戏了一下妹子,就滚回办公室吹空调玩电脑了。正当他津津有味的看着一部也不知有毒无毒的轻装爱情伦理动作片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把他打扰。靠,哪个不长眼的。陈六合不爽的骂了一声,依依不舍的看了看屏幕上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一眼,才极不情愿的起身去开门。不管你是谁,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理由,不然我一定让你知道菊花什么时候都能开。陈六合骂骂咧咧的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快递服的人,头上带着一顶棒球帽,低着头,遮住了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容貌,手中拿着一个快递盒。请问是陈六合吗?你的快递。快递员说道。陈六合奇怪的打量了对方一眼,道:我的快递?我一个三餐都快要解决不了温饱的人哪里买得起快递?送错了吧?不知道,上面写了你的名字和你的地址,或许是别人给你的惊喜吧。快递员说道,从始至终都是轻轻低着头,帽檐遮住了脸。陈六合也没问太多,下意识的接过了快递,还挺沉,没关门,直接转身走回了办公室。而那行为诡异的快递员,也若有若无的松了口气,转身就大步离开,被帽檐遮住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残冷的笑容。摊开手掌,那是一个秒表跳动的计时器,上面正在一分钟倒计时。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抓着计时器,站在廊道拐角处静静等待,他的任务是杀人,而他必须要确定目标人物已死,才能安心离开现场。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当他手中的计时器还剩三秒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但三秒过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轰然爆炸,陈六合的办公室依然敞开着大门,里面悄无声息。他惊愕了,惊愕的无以复加,这不可能,炸弹是他亲手制作的,是一个威力极大且异常繁琐的装置,他检查了不下十遍,绝对坚信不会有任何问题。又等了几秒,仍然没出现任何动静,他的脑门开始流出了汗滴,最终,他还是决定过去一探究竟,如果炸弹真出了故障,那也没关系,他亲手解决目标人物也是一样。他的脚步声很轻,轻到了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响,然而就在他快要接近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办公室内突然传出一道让他心惊的声音。哥们,看来你很敬业啊,任务没完成,还舍不得离开?这是陈六合那懒洋洋的声音。穿着快递服的杀手终于走到门口,由枪开路,往办公室内看去,赫然看到让他震惊的一幕。只见陈六合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装了炸弹的快递盒,可是盒子里的炸弹已经停止了启动,一片木然。哥们,不是我说你,你敬业是挺敬业,但就是不够专业,制造炸弹的水平有点低了,才七根引线,我只用了三秒钟就拆除,坐在这里等了你半分多钟。陈六合手中拿着把指甲剪,炸弹上的引线被他一一剪断。杀手此刻的表情精彩至极,惊骇的看着陈六合,这可是他能制作出最为繁琐的炸弹了,七根引线啊,随便剪错一根,炸弹就会自动引爆,可是眼前那青年说什么?三秒钟就拆除?他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狠的人。说出谁派你来的,我放你离开。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说道,如果这样的计量都能要他小命的话,那他陈六合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其实在刚看到这快递员的一瞬间,陈六合就已经发觉了不对,这快递员的怪异行为以及手上的老茧,都被他尽收眼底。他没当场发难仅仅是因为盒子里的东西而已,万一是枚遥控型的炸弹,容易逼得对方同归于尽,虽然陈六合有足够的自信不惧怕,但也得不偿失,没必要。回答陈六合的,不是说话声,而是一颗要人命的子弹,早就戒备着的陈六合身体微微一猫,一个标准的军事跳跃动作腾身而起,手中的指甲刀飞了出去。一声惨叫,杀手握枪的手腕竟然被指甲刀划出了一道极深的血痕,手枪也跌落在地。杀手之中,你顶多只算三流。陈六合闲庭自若的做出了一个点评。那杀手满脸的惊恐,下一刻,竟然毫不犹豫的转身逃跑,地上的枪支都不要了。陈六合冷笑一声,自然不会让对方轻易离开,一个箭步窜出,直追而去。陈六合的速度极快,快如魅影,杀手的身体素质虽然也不错,但跟陈六合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几个呼吸的时候,就快被陈六合追上。猛然间,杀手又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转身就对陈六合射击。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如此措不及防的急奔之下,委实危险万分,换做旁人,恐怕就要被一枪打暴了脑袋,可奈何他面对的是陈六合。一个能让地下世界颤栗的男人!只见陈六合的身躯像是没有惯性冲力一般,停顿的是那么兀然,身体的扭转完全超越了人体极限反应,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驰而去。惊骇万分之下,杀手连开数枪,也不管打没打中,扭头就是狂奔,消失在楼道拐角处。陈六合几个灵巧跳跃,算是有惊无险,继续追击。装了逼还想逃?太天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个人能逃脱过陈六合的追击,曾经,有一个地下世界公认的狠人对陈六合开过一枪,然后被陈六合追了小半个地球,最终还是无法承受住心中的极度恐慌,如死狗一般跪在了陈六合面前。要知道,那个人的来头,可是大到了常人无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