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师亦好尴尬,一时间不知怎么解释。

“是来给我送衣服的吗?”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莫之阳知道他肯定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主动开口。

“是是是!”方师亦突然觉得跟之阳相处很舒服的原因,就是他从来都会顾忌人的感受,不会让人尴尬。

莫之阳伸手接过他手上衣服,“谢谢你。”

“不客气。”说着,往里头看一眼,雍崭站在原地不说话,方师亦也耸耸肩,“记得,一旦家暴,你就跟我说。”

家暴?

他是怕自己打雍崭?莫之阳虽然震惊但是点头,“好。”我尽量不打他。

“他怎么老是来找你?麻烦死了。”雍崭从后边抱住他,蹭蹭肩窝,“以后能不能只看我?”

莫之阳摇摇头,“我心里是你。”

好吧,要把人绑在身边,也基本上不可能,雍崭也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仅此而已,“我还有事,你先换衣服。”

“好。”

雍崭先去书房,然后叫来不少手下也过来。

对于这个举动,莫之阳很奇怪,太过重要的事情,雍崭很少带来家里处理,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到晚上休息的时候,莫之阳洗完澡出来,见他躺在床上看纸质书很奇怪,“怎么突然想起看纸质书?”

“因为有些书,必须看纸质的会更有感觉。”雍崭拍拍身边的位置,“我帮你擦头发。”

莫之阳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把毛巾递给他,“你要是发生什么,一定要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忙,好吗?”

“能有什么事儿啊。”雍崭帮他擦头发,又突然想起什么,“你今天直播的时候,好像说什么人气主播是什么?”

“就是平台举办的一个活动,没什么大事儿。”莫之阳本来是不打算参加的,但是经纪人已经报名。

本来被孙敬那么一闹,都想不直播,但不直播又不知道拿什么打发时间。

“你想第一名吗?”这件事,对雍崭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但还是想先问问阳阳的想法,“如果你想的话”

这种第一名不太想要,要是干饭第一名就很棒,莫之阳摇头,“不想,这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只要在你身边就够了,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调剂。”

“嗯。”雍崭被哄得很开心。

哄男人,很简单的。

这边,万人迷系统还在苦口婆心的劝着,“宿主,我建议你还是跟莫之阳好好学学,他真的好会的。”

“哦。”方师亦翻个身,并不把万人迷系统的话听进去。

方师亦是觉得,阳阳的脾性就是这样,根本不是所谓的海王,或者是白莲花,一个NPC,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二天早上,莫之阳在花园里种上当季的郁金香,听说这个品种能一个月开花,想试试能不能种出来。

“莫少爷,宋少爷来了。”管家进来先只会一声,毕竟不知道少爷想不想见那就赶走,雍先生吩咐过的。

听到这话,莫之阳放下摆弄的营养剂,“好吧,我见他,你把他带过来,再准备一点口味甜的一点的小点心,白桃味的好,芒果味的不要,宋少爷芒果过敏,再准备一杯卡布奇诺加糖。”

“好。”管家下去。

没多久宋名疏就被带进来,跟着他一起过来的,还有管家准备好的点心和卡布奇诺。

“怎么来了?”莫之阳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跟前收,让管家把甜品放在桌子上,“家里的事情不忙吗?”

听说雍崭做主,让宋名疏和一个人名流小姐相亲,这事也就老色批能做得出来,缺德得很。

“你知道了?”宋名疏看着桌子上的糕点,都是最爱的口味,可能那么说,就算是家里的佣人,都比不上阿阳细心。

他总是知道你最爱什么,最讨厌什么,最受不了什么,和之阳在一起,第一感觉就是舒服,会想在他面前随心所欲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

这也是宋名疏喜欢他的原因。

“知道一点。”虽然缺德,但莫之阳不打算阻止雍崭,因为他知道,宋名疏不会和其他人结婚。

“真的是皇帝不急急太监,他非得闹腾什么?真的是。”这家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就是希望自己赶紧结婚,不和他抢阿阳,这怎么可能。

宋名疏觉得,阿阳跟着他,肯定是会吃苦的。

“他可能也是担心你?”这话说的莫之阳自己都不信,还差点闪了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