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外郎 第四章 院中问心可曾安(1 / 2)

千古悠悠 唐大狐狸 3724 字 2018-12-24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唐狸还在苦思究竟是谁对太子下手,能够如此隐晦且已回天乏术?这里头似乎…有一丝诅咒的味道呀,按照自己的了解,诅咒、巫术一类的东西楚国明面上可从未出现过,究竟是哪一个组织掌握了这个东西呢?唐狸揉揉眉心,甩了甩头,清空下自己的思绪,不想去理会太多。

毕竟太子,自己如今确实不愿意去合作,太过于危险的人,自己还惹不起,况且今天知道了太子的事,考虑到对他下手的那个幕后黑手,自己这点身板可不够瞧。

推开门回到圣贤庄,趁着夜色,唐狸去拜见夫子。喝酒的时候自己偷偷把酒倒了些在酒葫芦里,打算带回来给同样爱酒的夫子尝尝,毕竟,若没有夫子的默认,自己也走不出这自成一片小天地的秘境,外人看来,这是一座幽静雅致的学堂,实则内有洞天,他人可进不来这圣贤庄。倘若强闯,夫子心情好就丢出去,而夫子心情不好的话,额,貌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死未卜。

对如今的自己来说,夫子之高,犹如高山流水,云深不知出处。

夫子每个月公开授课只有五天,这个时候也只有持着夫子发出去的令牌的孩童才能进来,剩余时候夫子常常坐在东院的井边喝酒,醉了以后坐在井边神神叨叨的嘟囔些“大势所趋…唐小子…你怎么还不去做饭?”“再过两年唐小子你也得出嫁咯…你们都走了,留下我一把老骨头老咯…”之类的胡话。唐狸便总是站在井边对着夫子说道:“老头子,再说胡话下次不偷偷替你出去买酒了哈!”夫子每次都会突然从井口上跳下来,对着唐狸就是一拍,眯眼睛绕着井踱步摇头:“唐小子越来越不可爱咯,唉我都有点想念殷丫头了!”

虽说夫子满口酒话,可每次唐狸都感觉夫子没有喝醉,感觉像是看着井水悠悠,在伤心哩!可唐狸哪怕知道夫子伤心,也不怎么去安慰他,毕竟自己心都伤透了,又怎么去安慰别人呢?只是自己口口声声说再也不去替夫子买酒,但是都会趁着夜色拿着令牌外出替夫子买酒去。

有一次自己看夫子醉后那么伤心,再回想自己那些时代的悲剧收尾,忍不住拿酒壶来大喝一口,结果脑袋被夫子大手一拍,差点被酒呛死!夫子那时候想要教训唐狸年龄太小不许喝酒,转头过来看着一口就醉的唐狸却愣住了。

唐狸喝了一口酒就半醉,完了之后仰头望向夜空,泪流满面,眼底的悲伤就好像,那条身处无尽黑暗中口含植株的无尽悲意蛟龙的眼睛,一模一样!当年夫子捡到自己的时候曾窥探自己的内魂,突的感受到一股吞噬万世的悲意,凝神一望,便再也无法忘记那一幕——那如山一样高大的身躯就那样无力的躺在地上,气息微弱,齿缝透光,眼睛却大睁,就那样盯着夫子,又像是透过夫子看向背后世间万物,恨意滔天又脆弱无助,如此冷漠,如此绝望。许多年以后,唐狸无尽征战上天入地,平掉八荒,满身疲惫的再回到这座庄园,再请夫子喝酒,夫子对唐狸说的。

那晚是唐狸此生第一次喝酒,就喝了一大口便醉得不醒人事,不过第二天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床边,有一个夫子给自己的酒葫芦,黝黑黝黑的有点丑,但唐狸这些年一直带着,从不曾落下,酒量也越来越好,才会今晚一直在喝酒也不曾有半分醉意。醉人的从来不是那壶酒,是那份让自己饮酒不已的那份愁。

唐狸来到了庄子东院的那口井边,夫子不出所料的在井边仰着睡了,脚下还有个倒在地上的空酒壶。唐狸叹息一下坐到井口处,只见之前还睡得死死的夫子伸了个懒腰便起了身。确实,这可是夫子,想要醒来何时不会醒呢?

夫子睁开略微有点醉意的眼睛,唐狸一把丢过酒壶道:“老头子,少喝点。”

夫子接过酒壶喝了一口说道:“哟,醉品居佳酿龙玉酒,唐小子今晚遇见太子了?感觉如何?”

唐狸随手捡了颗石子坐在了井边上,皱了皱眉头跟夫子说:“很疑惑,感觉楚国有一张大网,现在渐渐准备收网了。”然后便把那颗石子丢入井中,井里却没发出落石之声,还是和以前一样。

“让你小子以后少在我面前乱扔石子下去,弄乱本夫子的井观天下让我烦死了。”夫子看到唐狸又丢石子下去不由得恼道,手里一抖酒就洒了出来,让夫子心痛不已。

唐狸不以为意,又丢了一颗才停止捣乱,笑着回应:“让你老头子都不告诉我这口井有什么秘密,我好奇得很呀。”

夫子刚还鼓起怒气瞬间就消散了,摇了摇头含混不清道:“子曰:‘不可说,不可说’你呀,还看不到那些天地奇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