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外郎 第二十二章 难以释怀的岁月(1 / 2)

千古悠悠 唐大狐狸 5458 字 2018-12-24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乔十一看了看这漫山大雪,都说瑞雪兆丰年,明年会是个好年吧。唉,就是这些狗子们的生活,能不能度过得了这个冬天呢?

乔十一把最后一次要买的干草放在乾坤袋中,准备带给自己养了一个多月的狗子用来过冬。乔十一冥冥之中感觉与这一群狗子有很大的渊源,所以才会多多注意到这个地方,虽然目前算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但是既然与乔十一存在着渊源,那对它们好一些又何妨呢。

乔十一进入那只妖兔的老窝里。看着那只不断打盹的兔子留了一地口水,身边还有几只小小的狗仔睡在兔子的白毛里。啊大啊二等狗子们看到乔十一到来激动得冲到乔十一面前,特别是啊二蹦起来直往乔十一身上去,瞬间山洞里“汪汪汪”声音不止,“哎,不要觉得爷好说话你们就那么狂!爷……我靠……啊二你别在爷面前吼那么大声!口水喷爷脸上了!”

兔子萝乎被满洞的狗叫惊醒,猛地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把熟睡在它身上的小狗仔摇了下来,再扒拉这几只眼睛都没睁开的小狗仔到一边去。

见到是乔十一,萝乎瞬间冲到乔十一身边,便趴了下来低头“哈哈”的吐着舌头,却见乔十一一个巴掌拍了下来,“你一个兔妖,学什么狗样?”然后乔十一伸指一弹,一粒丹药便射入兔妖萝乎的口中,“看你辛苦把洞穴挖大一些让给狗群们,爷心情好,赏你的!”

看着这个毛色越来越纯白硕大如牛的兔妖,狗群们虽然灵智未启,也觉得乔十一的丹药是个好东西,都“哈哈哈”的张嘴望向乔十一,乔十一揉了揉附近几只狗的脑袋,默默说道:“你们呀,还未成妖,爷不能让你们吃这些东西的。师傅说了下山让爷不能拿丹药去换钱,爷也很苦恼呀。”想着自己下着大雪还得走街串巷给人算命赚钱,乔十一坐到地上,摇头晃脑,这日子呀,愁呀愁!

房屋很暖,可是太子却很寂寥。如果韵儿此时进入房间的话,便会看到一个男子形神憔悴,两颊凹陷,而另一个男子眯眼笑,眼神却空洞得很。

可惜韵儿没有进来,这段时间韵儿白天也在沉睡,除了饭点时间,很多时候都在昏睡,不过唐狸和乔十一都探查过了,身体并无大碍,便由着韵儿去睡了的。

太子喝了一口温酒,望着炽红的碳火,回忆那十年前那一场大火,“我以前很敬重陛下的,从幼年开始,便听着官里的人述说着殿下的传说,说他一往无前,说他断无错漏,说他杀伐果敢,事实上,他的确是这个破财楚国的中兴之主。作为他的儿子,我很是自豪的。”

唐狸摇动着自己松动的指甲,静静地听着太子地述说。

“虽然,我一直很想问他,为何我从出生开始,就是奶妈抚养着?我的母后呢?可从幼年时候我询问趁他龙颜大悦时候问他,他挥手一走丢下幼小的我在御书房里,直到我冻得嘴唇发紫都没人来管我,我就再也没有问过这件事。”

太子回忆那些自己难以回首的曾经,不由得深深一叹,对着唐狸举了举酒杯,猛地喝完杯中酒,“后来,我行弱冠之礼,因为我的聪慧早就已经授为东宫,殿下便赐予我一座属于我自己的府邸。我开始一个一个的选择我的府中人员,就在我即将要请求接我的奶妈出来的时候,却得知奶妈突发恶疾,暴毙而亡。”太子眼中出现痛苦的神色,再有些颤抖地说:

“我很是疑惑,为什么我离开宫中之时奶妈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暴毙了呢?甚至当我想要调查的时候,发现不论如何努力,调查的结果都正常得不得了。”太子嘲笑了下,“就是因为太正常,我便怀疑,是那位,不愿意奶妈离开,生怕她带走什么消息,所以我的奶妈,才会死的吧。”

接过唐狸倒满酒的酒杯,太子点头道谢后又幽幽道:“至于关于我的消息有什么是带都无法带走的,那便是我的母后的事吧,陛下那时候太过于小看我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陛下老了,总有些人想着提前站队,那时候的我其实已经有些属于自己的势力了的。”

“他处死了你的母后,对吧?”唐狸嗦了一小口酒,出言道。

太子点了点头,“的确,其实这个我也有猜到有这个可能性,毕竟立了太子而处死生母在皇宫中确实有过记载。然后事实真相,远没有如此‘光彩’,我从这方面查下去。隐秘且锲而不舍地查了三年,然后才隐约查到一些东西,再推断到:原来我们几位皇子,只不过,呵!是陛下的鼎炉罢了,陛下的雄才大略就是没有办法突破帝旺那层境界,已经进入暮年的他便想着娶妻生子,靠着亲生血脉的血肉,借体重生!”

唐狸有些惊讶问道:“虽然我知道有类似邪法能够做到,但是此类功法,我想以楚国的国力,还不至于能够拥有这类功法吧?”

这样的邪法唐狸不是没有见过,反而自己在刀越时代登上巅峰之时,为了活命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杀百万人只为多活一刻的邪修自己当初也随手砍死一两个,自己明明只是想研究下那几个邪修功法,可是那些蠢蛋总是自以为是不交出来,没办法只能砍断四肢自己慢慢搜魂。

可唐狸研究来研究去,还是发现如此行事业火太重,对于破镜来说,反而更为艰难。或许对于底层的那些蠢蛋来说没事,可是当初的自己是已经背负了天道,抬头就可以望到那面镜子之人。以自己当初年迈之身,倘若自己任意屠杀百万凡人,那么是度不过那般硕大的红莲业火的。若是破镜无望,又何必去杀?所以唐狸深知此类移花接木功法的珍贵性,如果是让外界知道楚皇拥有这个功法,恐怕楚国会四面受敌。

没有办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想保住属于自己的东西,低调一些才更为重要。

太子点了点头,“正常来说,楚国是没有办法拥有这类功法的,可是陛下毕竟是楚国这八百年里,唯一一个活着走出楚藏的人,恐怕,陛下当初选择带出来的东西,就有这一个吧。”

“这不是只是你的一个猜测吗?”

太子摇了摇头,“确实,如果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直到我突破到灵犀那一瞬间。”

太子回忆起那一个时刻,笑得眼泪都出来,“唐卿你是不知道呀,我当时有多高兴!多高兴地想告诉所有人!只是当时天气二气还残存丝丝于我的体内,我下意识探查我的身体,结果却发现我的体内,经脉与血液构成了一个阵法,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我修行出来的,因为我修行的功法不会产生这种东西。而且,在天地二气游荡之下,我发现我的血液呈现丝丝紫意,是的,我中毒已经很久!”

抹了抹自己笑出的眼泪,太子缓了一口气以后说道,“我都已经出了皇宫了,为什么感觉毒性却不曾减弱半分呢?我再慢慢调查,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