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也许陌生,却也真诚(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宣历八年,五月初五,端午,晨光微曦,天青云浅。

傅小官已经起床,来到了院子里。

他在那颗老榕树下站定,默默的吐纳十息,然后跨步,挫腰,提拳……

这是一套军体拳,动作自然规范,标准无丝毫偏差,只是因为这具身体太弱的原因,行拳并不快,更没有森然拳意——看起来就像是市井所言的花拳绣腿。

傅小官徐徐而动,却是正好调理这身体。

无论是肌肉骨骼还是韧带,这身体实在……太差,好在才十六岁,虽然还是晚了很多,但他相信经过两年的调理,应该能达到前世一半的水准。

春秀更加愕然。

以前少爷睡觉可是要到自然醒的,但这两天少爷都是天光微亮就起来了,然后在这老榕树下打一趟拳,再围着院子小跑几圈。

对,初三那个早上少爷跑了八圈,昨天早上少爷跑了十圈,今早理应会跑得更多吧。

这些天少爷极少说话,只是初二那天忽然问起当初救他的时候,有没有捡到一个黑匣子。

春秀是不知道的,后来去问老爷,老爷不明所以,但还是安排人又去找了找,却并没有找到,少爷想了想,也就没有再提。

少爷自那事以后,真的变了个人似的,除了对吃的要求,别的,都极为不同。

比如,他再没有要春秀为他穿衣洗漱。

比如,他天天都要洗澡,并不再让春秀为他搓背。

再比如,他晚上总是晚睡,就着灯火,居然在看《三朝诗词纾解》,偶尔会笑笑,或者说两句春秀听不懂的话。

比如:历史……这或许就是平行时空了。

又比如:看来我可以在这个世界愉快的生存下来。

春秀坐在一旁绣花,听着少爷翻书的声音,觉得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定。但听到少爷的自语,却又稍许有些紧张——少爷的脑子被硬物击打,极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这言语并未在府上流传,但她还是听到了一些风声。

从丁护院的嘴里听来的,丁护院说他是从赵掌柜那听来的。

这让她很不舒服,虽然少爷确实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她却觉得现在的少爷更好——这话她自然不敢说,可自己的少爷无论如何她在心里也是护着的。

至少现在的少爷没有再跑出去喝酒了,没有吆五喝六的欺负街上的弱女子了,甚至这几天连门都没有出,还看起书来。

看书,这是很高尚的事情,至少在春秀的心里,这就是少爷应该做的正经事。

老天爷保佑,少爷这是被打醒了,以后,傅府能够继续好下去,她这种为婢女的也能有个善终。

傅小官打了两遍军体拳,身子活动开来,微微有些发热,他开始绕着院子的回廊慢跑——一圈差不多四百米距离,十圈四千米,身体疲倦感很强,差不多也是目前的底线了。

这处院子是属于他的,除了春秀,原本还有十个护院,曾经他的跟班,欺男霸女的依仗,现在都被他暂时安排去了外院。

他不喜欢人多,倒不是嘴杂——这些护院在他面前也不敢说什么,就是以前养成的习惯,刺杀这种事情领了命令独自策划独自执行,于是就这么独自惯了,一时半会还没法改变。

以后还是要改变一下,毕竟世界都不一样了。

傅小官一边慢跑一边想着,抬眼便看见傅大官从月亮门走了进来。

他挥手向傅大官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停下脚步。

傅大官愕然楞了两息,春秀迎了上去,他指了指傅小官,问道:“我儿……”

春秀道了一个福,躬身回道:“回老爷,少爷如此这般已是三天……老爷不在家,奴婢无法告知。”

春秀稍顿,又道:“少爷说,这身子骨太弱,需要锻炼,少爷就是这般锻炼的。”

傅大官看着傅小官的身影,胖乎乎的脸露出了笑意。

他一手捋着短须沉默片刻,问道:“少爷还有何异样?”

“少爷他……晚上看书至深夜。”

傅大官顿时一愣,忙又问道:“看的何书?”

“看过论语,中庸,诗经。”

傅大官皱了皱眉头,“三个晚上看了三本?”

“回老爷,不是三个晚上,而是……两个时辰,另外,少爷……不是看。”

“那是啥?”

“是……翻,少爷翻了那些书,只是偶尔会停下看片刻。少爷看得最多的是《三朝诗词纾解》,奴婢见少爷已经看了此书两个晚上。”

傅大官想了想,低声吩咐道:“少爷身体尚虚,要劝他早些休息……至于看书,随便看看就已经很好了,切莫认真,认真伤神。”

“是。”

春秀没有说自己劝过少爷,但少爷并不听劝。

少爷说,没到凌晨一点,哪里睡得着。

凌晨她明白,一点她不知道,而后她知道了,大约是子时末丑时初。

“少爷这两天饮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