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枯蝉一怔,白色的盐?

这怎么可能?

最好的盐不就是青盐么?

他坐不住了,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带哥哥去看看。”

村子中间最大的那处毡房里。

枯蝉见到了那几个秀山部落的人,他们正和长老还有彭教头跪坐在一张矮几前。

“完颜姑姑,侄儿是特意来告诉你这个喜讯的。总督大人已经下了命令,这炼制出来的盐,优先保证咱们自治州的需要,余下的才会送去忻州和蓝旗商贸城交易。”

那中年男子喝了一口奶茶又道:“这时候天都快黑了,明儿一早再去,放心,真的是一大片的白花花的盐呀,侄儿亲眼见过,莫要担心卖没了。”

“另外呢,还有一个好消息,刚才不是提到了忻州和蓝旗商贸城么?这两处集市都已经开市,咱们部落的牛羊马匹都可以去那两处集市交易了。”

完颜红烈招呼枯蝉坐了下来,她颇为激动的问道:“忻州……不是虞朝的么?他们又和咱们和好了?”

那男子笑道:“您不知道,忻州现在也是咱们自治州的领地了,那位定安伯,就是创建那盐场的傅小官,他是虞朝皇帝的女婿,忻州是虞朝皇帝送给他的。”

彭于燕微微垂首脸色微暗,完颜红烈却惊喜的问道:“这傅小官……他为啥要帮助咱们?”

“这……听二表叔说、二表叔而今是咱们牧云县的县令,他说傅小官是武朝的皇子,即将登基为帝。”

“哦,就是他带领武朝军队把咱们荒国给占领了?”

“嘘……这话可莫要在外面去说起,否则怕是会给部落带来灾祸。咱们荒国确实是被他占领了,所以这自治区就是武朝的自治区,这位皇子殿下呢,而今还在自治区,他做了许多的事呢。”

完颜红烈咧嘴一笑,“老身倒不在乎谁来当这皇帝,只要能够让咱牧民们的日子好过,你说说看这位皇子还做了些什么事?”

“听说他将咱们绿旗州划为了自治州主要牧场,也就是说以后咱们绿旗州就是自治州的牛羊马匹主要产地。”

“他将黑旗州划为了农业产地,说黑旗州的黑土地适合种植水稻,就是大米。但听二表叔说这水稻一时半会还不成,那位殿下说得培育适合黑土地高寒地区的水稻种子,我是听不懂,二表叔说他也不懂。”

“还有紫旗州,就是以前最贫瘠的那地方,连草都没多少,那位殿下说紫旗州将规划为工业园区,却不是纺纱织布,而是要种花,大量的种植紫旗州的那种特有的紫色的花,然后用那花来生产香水,二表叔同样不知道香水是个什么东西。”

“总之,这位殿下似乎很不一样,就连二表叔那种读了几天书对谁都不屑一顾的人也极为佩服。他说……也许荒人的好日子真的就要来了。”

这里围坐着十余人,除了彭于燕和枯蝉之外,其余人都颇为怀疑。

荒人苦了千年了,盼那好日子的念头都早已盼没了。

在完颜红烈的眼里,能够把牛羊卖掉,能够买回来盐,还能有点余钱买到点布帛啥的,这就是好日子了。

但彭于燕和枯蝉却明白,当傅小官的一应措施实施下去之后,最多一年的时间,这片土地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

那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荒人难以想象的变化。

那个曾经被许多荒人憎恨的傅小官,恐怕会渐渐成为他们心里最伟大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