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喜讯(1 / 2)

没有人知道在偏远的绿旗州有一个不显眼的部落,这个部落里来了四个虞人,还来了一个樊国的和尚。

那小和尚原本是要去找傅小官的,他却在这个部落里住了下来。

他随着部落的男子白天一同放牧,归来后便在毡房外诵读经文。

部落里的男子会在黄昏时候跟着彭教头学习武艺,在夜晚的时候围着火堆听这小和尚讲经。

这一切,都看在长老完颜红烈的眼里,她也听小和尚讲经,觉得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宁静。

部落正在变得更美好,若是牛羊能够卖掉换来盐,就更美好了。

部落里的存盐不多了,贩卖私盐的行商却还没有来。

她又有些忧虑,不吃盐的后果很严重,莫要说发展壮大,就连生存都是问题。

日子就这样悄然流逝。

忽然在某一天,这片草原上青草变得有些微微泛黄,而这天空却变得更蓝,甚至似乎也更加的高远。

枯蝉骑在马背上,看着草原上肥硕的牛羊,又看了看高远的蓝天,才发现自己来的这里已经三个月了。

秋,已来到。

当夕阳西斜,他们回到了村庄,便发现今儿村子里颇为热闹,居然来了几个陌生的面孔。

枯蝉自然不以为意,他正要一如既往的打坐诵经,没料到彭于燕的小女儿虞若星欢快的跑了过来。

“和尚哥哥、和尚哥哥,告诉你个好消息。”

枯蝉咧嘴一笑:“啥好消息?”

“前些日子长老奶奶不是在发愁部落没盐了么?现在有了呢!”

枯蝉想了起来,这些日子长老的面色满是愁容,这个部落有人丁三百余,若是没了盐可活不下去。

这事儿彭夫人也极为忧虑,可盐这个东西他们都变不出来呀,彭夫人昨儿似乎还在和长老商量,说她准备去一趟虞国,这还没出发,哪里来的盐?

“走私的行商贩来的盐?”

虞若星摇晃着脑袋,“那些人是隔壁秀山部落的,他们说咱们自治州自己产出了盐!是、是一个叫傅、傅什么官的……”

枯蝉眼睛一亮,“傅小官?”

“啊,对对对,就是傅小官,说是这个人在青旗州暮阳郡建立了一座极大的盐场,”虞若星的两臂张开,极为夸张的又道:“他们说那盐场有上万的劳工,每日可产盐数千斤之多呢。”

枯蝉笑了起来,这家伙,真是厉害。

“你不相信?”

“不,我相信。”

“对了,我看过他们带来的盐,像雪一样白,和部落里原来的盐砖完全不一样,长老奶奶亲口尝过,她都高兴得哭了。”